湖北快3基本走势图|湖北快3开奖查询
站內搜索        項目查詢   專家查詢   網站地圖   重大項目要覽   管理規章   
加入收藏 加入收藏     設為首頁 設為首頁   

最新成果集萃

王章才:大成文體說論要

王章才  2018年02月06日09:08  來源:光明日報

【研究心得】

大成文體說是指:先有單純文體(基本文體),然后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單純文體渾和成為一種新的文體——渾和文體,渾和文體與渾和文體之間不斷相互融滲,最后出現大成文體。

單純文體是文體的原初形態,因為它只具備某種文體最低限度的特質,故曰單純文體。渾和文體是指兩種或兩種以上的文體渾和而成的新文體。大成文體是幾乎所有已有文體隨機渾和而成的新文體,是文體演變的最高形態。猶如生物學食物鏈頂端的物種,大成文體也幾乎可以“通吃”當下所有的已有文體;大成文體的篇幅一般比較龐大,所以也可稱為“巨型文體”。

辭賦即大成文體的一個典型代表。辭賦多源,它是N個父系與N個母族共同孕育、賦形的“巨胎”。目前學界的共識是,辭賦的淵源文體至少有以下九種:詩經、楚騷、戰國策、先秦宮廷俳優藝術、先秦神話、先秦隱語、先秦寓言、先秦俗賦、秦漢說話藝術等。其實,漢賦渾和的應當還不止這些文體,它幾乎整合了所有之前已有文體。西晉皇甫謐《三都賦序》曰:“賦也者,所以因物造端,敷弘體理,欲人不能加也。”這個“加”,既指語言、修辭方面,也應包括文體方面。試想:賦之為體,有什么已有文體是不可以“加”進去的?無論經史子集,還是詩騷歌諺,抑或言語論說,都可以“無縫對接”。所以賦給人的最大感覺就是:它總是“滿滿”的,讀賦能讓人“吃撐”。西漢司馬相如就曾說道:“賦家之心,苞括宇宙,總覽人物。”《說文解字·貝部》:“賦,斂也”,這就說明,賦的本意就是“聚斂”,是一種以聚積性為主要特征的文體。明代屠隆說:“文章道鉅,賦尤文家之最鉅者。包舉元氣,提挾風雷,翕蕩千古,奔峭萬境,搜羅僻絕,綜引出遐,而當巧自鑄,師心獨運。豈惟樸遬小儒卻不敢前,亦大人鴻士所怯也。”此言充分道出了賦的集合性和創造性。

唐傳奇、元明清戲曲無疑也屬于“大成”之強勢文體。宋代趙彥衛《云麓漫鈔》卷八說唐傳奇“文備眾體,可以見史才、詩筆、議論”。唐傳奇之妙處,正緣于其“文備眾體”。清代孔尚任《桃花扇小引》說:“傳奇雖小道,凡詩賦、詞曲、四六、小說,無體不備。至于摹寫須眉,點染景物,乃兼畫苑矣。其旨趣實本于《三百篇》,而義則《春秋》,用筆行文,又《左》、《國》、《太史公》也。”戲曲的特質及優越性也在于其“無體不備”。王世貞《曲藻序》云:“曲者,詞之變。”或說,曲為“詞余”。這些也都說明戲曲文體的渾和性。

英國作家福斯特曾說,小說具有很強的綜合“左鄰右舍”的能力。筆者以為,在中國古代,最高等級的渾和文體是長篇小說,其優越性超過戲劇。兩者雖然都屬敘事文學,都有很強的整合性,但戲劇(包括影視)因仰賴舞臺(或屏幕),整合性受到一定限制;而小說,變搬演為白言,具有最大限度的整合性。所以,長篇小說好比中國古代文體中的“超級恐龍”,擁有無窮的能量和活力。迄今為止,長篇小說仍無與爭鋒地雄踞于大成文體的寶座之上。

然而,大成文體并非一成不變:一方面它自身仍處在永不間斷的渾和進程中;另一方面它也要更新換代。在文學史上,每隔一段較長的時間,就會形成一個新的大成文體。新的大成文體可以兼包所有的已有文體,其中包括舊的大成文體。然后,隨著新的大成文體的上位,文壇趨于穩定。直到一段較長時期后,更新的大成文體再次出現。如此循環,以至無窮,這就是大成文體的衍化史。

形成大成文體的文化背景是中國傳統的“和合文化”和“大成文化”。《中庸》云:“中也者,天下之大本也,和也者,天下之大道也。”和,是天下之大道。習近平主席2014年訪問印度時曾說道:“我們都把‘和’視作天下之大道,希望萬國安寧、和諧共處。”這就說明,和為貴,是“最中國”的文化理念。《國語·魯語》記周太史史伯說,“以他平他謂之和”,“和實生物,同則不繼”。最高境界的和,古人謂之“太和”。《周易·乾》曰:“保合太和,乃利貞。”合和,方能大成。“合和”與“大成”,早在先秦諸子里即已成為通用熟語和人們的基本價值取向。《孟子·萬章下》云:“集大成。”《莊子·逍遙游》有“大成之人”。可見,“大成”之語源于先秦,《周易》《老子》《莊子》《孟子》等很多先秦典籍都曾作為熟詞甚至是熱詞而使用過。后來,我國各行各業都尚標此說,如大成之樂、大成之人、大成拳、大成美育,孔子便是“大成至圣先師文宣王”。此外,明代王艮標揭“大成學”,并作《大成歌》,新中國科學泰斗錢學森提出“大成智慧學”,等等,足見“大成”之流行。

今筆者將“大成”一詞引入中國古代文體學中,意在說明,相對而言,中國文化主合,西方文化主分,所以,大成文體“原產”和“盛產”于中國,無愧于我國的文化珍藏。而無論中西,大成文體說在文學史觀、文學本質論、創作論、鑒賞論等方面都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,更有利于中國文論走向世界,故非常值得深入探討。

(作者:王章才,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“中國古代文體渾和與文體演進之關系研究”負責人、河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)

(責編:王瑤)


點擊返回首頁

點擊返回頂部
湖北快3基本走势图 重庆老时时彩 拉莫斯 千里马计划app怎么下载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五码一期计划人工 百人牛牛压注技巧 LEBO网赌骗局 休闲游戏网络游戏 万达娱乐 注册平台 时时彩后二100稳赚